蘭越峰(左)依舊穿著白大褂經常出現在醫院。早報記者 許海峰圖
  “我是一個高級知識分子,我行我素、優秀的人。”“走廊醫生”蘭越峰從不掩飾她的高調和自信。
  2010年6月至2014年1月,綿陽市人民醫院醫生蘭越峰向各級單位反映醫院過度醫療等問題,期間一度從超聲科主任職位“待崗”而堅持在走廊坐診。當地就蘭越峰反映的問題展開聯合調查後稱,未發現“醫療亂象”。5月6日,醫院88名職工代表表決同意解聘蘭越峰。
  不過,蘭越峰至今還是認為,醫院很多職工是不明真相、缺乏獨立思考或受到院方上層的壓力而被迫舉手同意。
  她還向早報記者抱怨,職代會代表沒有人來向她瞭解真相,而且也不是無記名投票。她說:“他們覺得醫院的三乙評不上,大家要失業,離退休人員要發不出工資,他們責怪我。他們是被人煽動的。”
  醫院效益受衝擊
  蘭越峰事件後,綿陽市人民醫院如驚弓之鳥。記者採訪需要錄音,院方提出要全程一字不漏地錄下來。他們認為這樣醫院才有保障——音頻憑據。
  這就像蘭越峰每天坐在走廊上上班一樣,院方自2012年3月15日起每天派駐兩人使用攝像機對其行為不間斷記錄直至離開醫院。人力資源部主任姚雨解釋道:“沒辦法,這是在保護我們醫院。”
  “誰也不希望自己是受害者,但是就目前網絡一邊倒聲援蘭醫生的態勢下,偌大的醫院敵不過蘭醫生的一張嘴,處於弱勢困頓狀態。”姚主任表示很無奈,她解釋道:“這件事發生後,對醫院形象的負面影響非常大,經濟上也有影響。但是我們處理蘭越峰並不是因為經濟影響,而是因為蘭越峰長期曠工,用醫院的規章制度沒有辦法對她約束。”
  醫院88名職工代表、1000多名職工的意見顯然無法與網上聲援蘭越峰的聲音相比。在走訪醫院各科室的過程中,絕大多數的基層醫護人員表達了自己的心聲——愛這份職業、愛這個醫院,同時也因為外界對他們的不公平看待而感到委屈。
  “最重要的在精神上,讓醫院醫護人員受到很大衝擊。”姚主任深表擔憂。
  目前,醫院受蘭越峰事件的影響,病人數量有所減少。工會主席王清華告訴早報記者:“與往年3、4月份同期相比,醫院住院病人人數從700左右降至現在的500多人。”
  “性格缺陷在於太封閉”
  蘭越峰已經不是綿陽市人民醫院的職工,但醫院作為一個公眾場所,誰也阻止不了蘭越峰照常出現在醫院,與來看病的病人不同的是,她依舊穿著她那件白大褂,只是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儘管沒有一個病人上前找她看病,但蘭越峰完全無視這些遭遇。
  面對這次人生挫折,她對記者分析道:“我的性格缺陷在不知道社會,性格太封閉。”蘭越峰說,“我全是被激怒所犯下的錯。”直至發生這件事後,她才“醒悟”過來。蘭越峰這種性格使她在同事眼中成了不諳世事的“怪人”。多名醫生稱,平時一旦不合蘭越峰的心意,她常常容易跟人爭得面紅耳赤,對醫院領導也不例外。
  長期關註此事的業內人士稱,蘭越峰在行醫過程中有與醫院形成默契獲取“正常額外工資”收入的行為,也有在這一過程中內心受到良心拷問的掙扎,更有其性格缺陷,最終使她陷入“走廊醫生”的境地。
  (文章來源:東方早報)
(編輯:SN069)
創作者介紹

eleven

he21hefn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