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最高人民法院首次發佈了政府信息公開十大案例。其中石家莊市如果愛婚姻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如果愛公司)訴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案入選,最高法認為該案對行政機關是否充分履行告知義務進而完全盡到公開義務確立了比較明確的司法審查標準。得知這一消息,如果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80後女子武素彥和愛人喜極而泣,他們的這一官司耗時一年多,最終完勝。
  □本報記者 馮月靜
  事件緣起
  為調查取證向民政部申請信息公開
  為什麼狀告民政部?武素彥告訴記者:“這都是為了調查取證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的有關信息,以便下一步的維權。”
  如果愛公司是石家莊一家創業公司,主要開展婚姻咨詢等業務,在中國(河北)青年創業創新大賽2012賽季中榮獲優秀項目獎。2012年初,如果愛公司獲得百合網及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授權在河北6個地市代理婚姻家庭咨詢師培訓的招生工作,後發現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聯合百合網開展的這一培訓沒有經過政府部門審批,給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根據《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的相關規定,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由民政部登記、監管。2013年1月28日,武素彥向民政部寄發了《關於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涉嫌欺詐行為的舉報信及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希望民政部依規定,向如果愛公司書面郵寄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的社會團體登記資料、年檢資料、社會團體法人登記證書等信息。
  遲到答覆漏洞多 無奈起訴民政部
  但是,寄出去的申請石沉大海。武素彥很彷徨,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明確規定,行政機關應當自收到政府信息公開申請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予以答覆;如果不能按期答覆,可以延長15個工作日,但是要告知申請人。武素彥等了兩個多月,都沒消息。無奈之下,她於2013年4月13日向民政部提出行政覆議申請,請求民政部履行政府信息公開法定職責。
  不久,武素彥便收到了民政部2013年4月26日作出的《政府信息告知書》。那一刻,她很欣喜,但看了內容,卻又無奈了。告知書稱:民政部2013年1月31日收到如果愛公司的信件,經過初步甄別,已於2月7日轉交民間組織管理局辦理,鑒於舉報情況仍在調查過程中,因此就其他申請公開事項進行答覆。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的社會團體登記情況、歷年年檢情況屬於公開信息,請登錄中國社會組織網查詢。另外,民間組織管理局對登記的社會團體僅保留登記信息,並不保留登記證書的原件及副本。
  武素彥按照告知書的提示登錄中國社會組織網查詢發現,上面的信息少之又少,僅能查詢到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的登記號、業務主管單位、聯繫電話、網址和狀態信息,遠遠不能滿足政府信息公開申請上面自己提到的訴求。
  無奈之下,武素彥和愛人到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起訴民政部,請求法院判決撤銷民政部所作的《政府信息告知書》,判令民政部重新依申請公開相關政府信息。
  判決
  民政部敗訴後上訴
  2013年11月20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這一案件。2014年1月9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撤銷民政部2013年4月26日作出的《民政部機關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責令對如果愛公司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
  但是對於如果愛公司主張必須書面郵寄相關涉案政府信息,認為沒有相應的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一審法院沒有採信。
  不久,民政部又上訴,這讓武素彥和愛人壓力陡增,但是他們堅信,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就是陽光法案,公開是慣例,不公開是例外,他們相信法律會滿足自己信息公開的訴求。
  二審判定民政部重新作出告知書
  2014年4月28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法院認為,如果愛公司申請民政部向其書面郵寄公開某研究會的社會團體登記資料、年檢資料等信息,民政部在《告知書》中認定某協會的社會團體登記情況、歷年年檢情況屬於公開信息,並告知如果愛公司登錄中國社會組織網查詢,但通過網址查詢的內容,不能涵蓋如果愛公司申請公開的所有信息。而通過網址查詢不到某協會的社會團體登記資料、年檢資料信息,民政部未在《告知書》中予以答覆,也沒有說明理由。因此,民政部的處理構成遺漏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請求事項的情形。法院指出,儘管民政部不保留登記證書的原件及副本,但作為全國性社會團體的登記機關,民政部應當掌握某協會登記證書上記載的相關內容。因此,民政部僅告知其不保留登記證書原件及副本,未盡到審查答覆義務。因此,二審法院糾正了一審法院對此部分的認定。如果愛公司最終完勝,2014年6月25日民政部重新作出了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
  聲音
  最高法:
  為行政機關是否完全盡到公開義務
  確立司法審查標準
  在近日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最高法行政庭副庭長李廣宇介紹了這一案例的典型意義。
  他指出,本案涉及主動公開和依申請公開的關係以及行政機關應當充分履行告知義務問題。政府信息公開的方式包括主動公開和依申請公開,兩者相輔相成,互為補充。對於已經主動公開的政府信息,行政機關可以不重覆公開,但應當告知申請人獲取該政府信息的方式和途徑。本案中,被告雖然在覆議期間告知申請人可以查詢信息的網址,但登錄該網址僅能查詢到部分信息,二審判決認定其遺漏了申請中未主動公開的相關信息,構成未完全盡到公開義務,是對《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正確理解,從而對行政機關是否充分履行告知義務進而完全盡到公開義務確立了比較明確的司法審查標準。  (原標題:石家莊一80後創業者告贏民政部)
創作者介紹

eleven

he21hefn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